Friday, February 29, 2008

有朋自遠方來 – 飛翔的 Naoh

子曰:「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電子郵箱經常被垃圾郵件塞滿,清理郵箱,就成了令人煩厭的每日慣常操作。二月中收到一封電子郵件,發件人和主題,都是兩組長長而非英文的字母串,當我正想習慣性地把它當作垃圾郵件刪除時,忽然靈光一閃:「且慢,這是日本姓名的英文串法 ...YAMA...MOTO...NAOH...。」原來是來自東京的Naoh。

Naoh的來信,又令我想起北海道知床半島的壯麗自然風光。兩年前的初夏,決定了要到北海道旅行,首站就是日本最後的一片真正蠻荒之地 - 知床半島。我完全不能以日語溝通,入住當地青年旅舍的期間,Naoh是唯一能說流利英語的員工,給了我不少協助,我亦因此才能夠參加本來(基於安全理由)只接受懂日語的人士參加的海上獨木舟活動。回到香港後,曾寫了一封感謝的信給他,也請他日後有機會來港的話,一定要讓我盡地主之誼好好的招待他。

接近兩年之後,Naoh的香港旅程終於成行。電郵中提到很期望能和香港的朋友聚一聚,不過他買的是優惠價機票,不能指定日子出發,而是隨時接到有機位的通知,便要即日起飛,所以約好了抵港之後,便打電話給我,我亦騰空了星期天的活動安排,準備帶他四處遊覽一下。

Naoh是東京人,本身是一位攝影師,專業是廣告攝影,因為熱愛知床的自然美,特意跑到那裡的青年旅舍當暑期工,幫忙接待外國旅客之餘,亦趁機會深入體驗知床的自然美。去年在為預備到日本的屋久島旅行做資料搜集時,偶然進入了一個「日本世界遺產之森攝影大賽(1)」的網頁,在得獎作品名單中,看到Naoh的名字(2),才知道原來他在知床青年旅舍工作期間,還是離不開自己本來的專業。今次在香港與Naoh見面,談起知床,他也不諱言在青年旅舍的工作只是副業,拍攝自己喜愛的自然美景,才是主要的目的。

接過他的私人名片,才知道他原來還是一位高空攝影師,還有一個「Aerial Naoh」的綽號。不過與一般乘飛機工作的高空攝影師有點不同,他乘的是動力滑翔傘,在控制滑翔傘升降和保持穩定的同時,還要兼顧拍攝,兩者都是需要專注力的操作,一心二用,確是不簡單。名片上的背景照片,正是他在知床半島上空飛翔時拍攝的知床連山:從羅臼岳到硫磺山的一列連峰,浮在雲海之上,如海上仙山。

對於從高處俯瞰大地,自小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愛,兒時的夢境中,在空中飛翔,亦是經常出現的場景。至於後來愛上了登山,我真的有點懷疑,就是這種潛意識的驅使。只是自己對於任何難於控制的器械,都有一種不能克服的心理障礙,滑翔飛行,恐怕是我這一輩子都不能實現的行動,看到Naoh的高空照片,也就只能有羨慕的份兒了。

以高空攝影為專業的人,恐怕不多,我在香港有一位當高空攝影師的朋友,因此了解到那其實是一項頗為艱苦的工作。能夠有一位高空攝影師的朋友,已經感覺十分榮幸,想不到自己原來還有另一位滑翔攝影師的朋友呢。
一位專業的攝影師,面對著自己沒有興趣的拍攝對像,但也一樣能啟動自己的專業觸覺,找到好的拍攝角度。一位成功的攝影師,也不會故步自封,只在自己熟悉或喜愛的範疇內用功,而是會不斷探索不同的課題,尋找更多創作的靈感和可能性。

朋友Naoh是一位廣告攝影師,瀏覽他的portfolio,時裝和都市景觀攝影的作品,佔了頗重要的部份。不過原來他最喜愛的,還是風光攝影,尤其是自然的風光。最初認識他時,並不知道他是從事廣告攝影,但卻可以感覺得到他對自然風光攝影的熱誠。近年他還選上了比較冷門的高空攝影,拍攝的對象,還是以自然風光為主。

Naoh徠東京遠道而來,在香港停留一星期,我也盡起地主之誼,在星期天帶他看看香港的風景。本來打算帶他到郊外走走,可惜剛碰上連日陰雨的天氣,又刮起強風,所以只能帶他在市區內的「遊客熱點」逛逛,上午從中環的茶具博物館(前身為域多利兵房三軍司令官邸),一直走到上環的西港城(前身為西區市場西區市場),途經了中、上環一帶比較有歷史性的地區。歷史和舊建築,似乎不是Naoh那杯茶,較能吸引他的注意的,倒是傳統街市、電車、渡海小輪等與民生有關的題目。

中午在西港城的大舞台用膳,請Naoh嚐嚐傳統的廣式點心,蝦餃王、帶子蒸腸粉、鮮蝦腐皮卷、燒腩仔...,還有滬式的小籠包和拍黃瓜,再來一盅杏仁茶。愛吃海鮮的Naoh,看來很吃得很開心,還大讚蝦和帶子做得很好吃,令他想起在北海道時狂吃海鮮的日子。大舞台的點心,其實只是中規中矩,Naoh的讚賞,可能是出於禮貌,亦可能是他太愛海鮮的緣故吧。不過在結賬之前,他忽然問我:「可以試一試港式奶茶和菠蘿包嗎?」「哈哈,沒問題,不過不在這裡。」我笑著回答。中國人就是有這樣的古老思維,招呼外國朋友,硬是認為要到高級的館子,才是應有的好客之道,以昭顯禮儀之邦的風範,自己也算是個不拘小節之人,卻也不能避免,沒有顧及到朋友更有興趣的,可能是廉價的地道食品。

很多到外國遊行的人,尤其是年紀稍長的,很害怕嘗試當地傳統的飲食,每每在到了一個外國城市,香港人會找唐人街,美國人就要找麥當奴;年輕的一輩,則比較樂於嘗試,甚至刻意尋找地道特色的飲食。但是招呼遠道而來的朋友,好客之餘,亦總得尊重對方的意願,還記得幾年前一位來香港玩的愛爾蘭朋友,就被傳統的中菜嚇怕了,結果還是要帶她去吃麥當奴。Naoh是勇於嘗試當地傳統飲食的表表者,我曾開玩笑地問他是否有興趣吃蛇羹,他說沒有問題,原來他在韓國旅行時,連狗肉都吃過了,看來我也要甘拜下風了。

下午我們轉移陣地,到九龍的新填地、廟街和旺角一帶穿梭。因為時間尚早,廟街的流動街檔還未開始營業,Naoh對碳燒煲仔飯、藥材舖、五金舖、長生店(棺材舖)、麻雀館、觀音廟的借庫和攝太歲、掛滿馬路之上的大小招牌、金魚街的售賣方式等等富香港地道特色的事物,都有興趣。當然,到了三時三十分的下午茶時間,我不忘帶他進了有50多年歷史的港式茶餐廳 – 美都茶室,嚐嚐港式奶茶、鮮牛油菠蘿包和奶占多。食物十分普通,菠蘿包的賣相也不好,但卻是Naoh今天拍攝得最多的對象之一。

Naoh在晚上約了另外一些朋友見面,但時間還沒到,我們便在朗豪坊找個位置坐下閒聊。他攤開地圖,把今天走過的地方,一一地記下,原來他打算在未來的幾天,再重點重遊嘉咸街和卑利街的街市、廟街等地點進行拍攝,對於今天怱怱走過的許多地方,不是沒有興趣,只是先作一個前期的粗略調查,然後再作重點出擊。以為他只對自然風光有興趣,原來是漠視了他的專業態度,不過自然風光始終還是他的最愛,所以他也很詳細地向我打聽了在香港拍攝自然風景的最佳地點位置,一些離島的情況和交通,打算在離港之前,若天氣許可,便找機會去探遊一下。不過大山嶼山昂平的青年旅舍,卻是一定會去的,一來是希望拍攝鳳凰山和天壇大佛,也是為了一個心願:他曾在青年旅舍工作,所以希望每到一處海外地方,都要入住一下當地的青年旅舍。

閒談之中,Naoh透露了他對拍攝中國自然風光的願意,特意向我打聽了黃山、九寨溝、桂林陽朔等著名風光名勝的情況。這些都是開發已久的旅遊名勝,一個外國人獨自去探遊,問題也不大,不過他也提到了近年才開發、在外國知名度不算高的廣西德天大瀑布。原來他在出發來港之前,看了我上載到Flickr的網上相集,才忽然發起了一遊的念頭。不過在非旅遊季節期間,到德天大瀑布的交通比較轉接,對於一個不能說普通話的日本人來說,始終有一定困難,所以建議他在夏天時再去。

Naoh的心目中,有一個「中國風光拍攝名單」,剛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開平碉樓」,原來也榜上有名,因為是名單中唯一的人文風景,在芸芸候選地點之中,顯得比較特別。他似乎是察覺到我的疑惑,便主動地解釋,那是因為最近看過日本攝影家三好和義(3)最新拍攝的開平碉樓照片,覺得很美,所以也很想到實地看看。

Naoh來港之前,只知道他剛辭去了他在攝影室的工作,但不知道他的前任老闆,原來就是日本頗有名的風光攝影家三好和義先生,Naoh從北海道的知床回到東京後,便當上了他的其中一位攝影助手。香港的攝影愛好者,對三好和義可能不太熟悉,但他在台灣,卻是頗有知名度,我認識他的作品,是始於他的《日本の世界遺産》系列。看來三好先生的影響,在Naoh對攝影路向的探索上,確實留下了不少痕跡。雖然終身只服務一間公司的傳統,在日本已經不再是必然的事,但能進入一間著名的事務所工作,而且又是自己喜愛的事業,仍是很多日本年青人夢寐以求的,不會輕言放棄。Naoh毅然離開了心儀的攝影工作室,再次上路尋求自己的新方向,相信也下了很大的決心。

對於這位年青的日本朋友,忽然多了一點點的了解。年青,對於勤奮、有抱負的人來說,始終是一定的優勢,沒有太多的牽掛和顧慮,可以不斷放膽地去闖蕩,失敗了?走錯了方向?大可重新再來。至於如何訂定自己的路向,有人選擇在地上尋找前人留下的路跡,Trial-and-error,反覆嘗試,不斷摸索;亦有人會振翅起飛,如在空中飛翔的高空攝影師,不會被地面的高山阻礙了視野,亦不會被局限於前人開闢了的道路,從高處俯瞰,探視大地上不同的風景,一但目標在望,便可全速滑翔,飛向心目中的降落點。

早上忽然收到Naoh在香港的朋友Chu的電話,語氣聽來有點擔憂。Naoh來港後,一直寄住在Chu家中,但在今天早上,他只留下簡單字條,沒有說會去那裡,便帶上所有行李,怱怱地離開了。晚上回家收到Naoh的電郵,原來他已經在往廣西南寧的途中,準備去中越邊境的德天大瀑布,因為是很突發的決定,所以來不及在出發前通知我們。對於大學畢業後便隻身到美國、印度等地闖蕩的Naoh來說,我們的擔心,似乎是有點多餘了。

飛翔的Naoh,來去如風,果然是名不虛傳,祝福你早日覓得心目中最美好的風景。

------------------------
(1)「世界自然遺産の森フォトコンテスト」:一個在2006年4月至2007年1月期間以日本的知床、白神山地及屋久島三個世界自然遺産地區的森林、河川及海洋的自然生態為對象的攝影比賽。得獎作品在2007年5月從東京銀座的Canon藝廊開始,巡迴到札幌、福岡、名古屋、仙台、大阪等地作全國展性出。
(2) 入賞作品:「Feeling Life」.知床 - 東京都.山本直洋
(3) 三好和義,日本著名風光攝影家,1958年出生於徳島,18歲的高中時代,已經在銀座的尼康沙龍舉辦專業影展,是當年在那裡開攝影個展中最年輕的一位。他(由小學館出版)的《RAKUEN樂園》系列,被視為南國熱帶海島風光攝影作品的經典,馬爾代夫、沖繩的離島、福建東山島、塞班軍艦島...在三好和義的鏡頭下,人間天堂的夢幻景色,一一活現眼前。三好和義近年亦專注於日本世界自然遺產的拍攝,並開始拍攝中國的世界遺產。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See Here or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