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一個人的戰場 – 渣打香港馬拉松2008

I see my goal ahead, with nothing in the way
...
I’ve always been the kind of man,
who’s dedicated to his course.
And it’s a lonely road to run,
but I’ll stay faithful to my course.
There’s only one direction.

So when the race is won,
and there’s nothing left to do.
Alone again, but where are you?

這是一首歌有關長跑選手的情歌,Graham Gouldman的《Love's not for me》。那是多年前一套賣座的動畫片「動物奧運會」(Animalympics)的插曲。歌曲出現時,畫面是一場馬拉松比賽,跑手山羊與他傾慕的豹女,正在同場比賽。歌曲借長跑來比喻愛情路上孤單上路的人,但確實也道出了長跑運動員的一些情況。


與其他競賽速度的運動有點不同,長跑運動,尤其是跑足42.195公里的馬拉松,很多時候是一個人的戰場,而且是一場漫長的戰爭。馬拉松跑道上,當然還有其他同場比賽的對手,也有人會利用速度相若的對手作為自己的Pacer(領速者),但運動員如何計算最適合自己的節奏和速度、保持自己最好的發揮,才是致勝的重點。如果別人是前後快、中間慢的跑手,而你是全程均速型的,你總不會一開始就跟著別人衝。在中途為跑手打氣的觀眾,或會見到運動員們一瞼冷漠,似乎對大家的支持毫不領情,其實這是因為他們必須要極度專注地控制自己的呼吸和速度,絕對不能分心打亂了節奏。現時馬拉松的世界紀錄是2小時4分26秒(2007年9月30日柏林馬拉松),亦即是說,運動員一般都要在超過2至3小時的時間內保持意志集中,在精神上也是一種頗大的壓力。

對於業餘愛好者來說,長跑可以是並不孤單的活動。因為志在參與,沒有太大的比賽壓力,與其他跑友一起練習時,大家以相若的速度一起跑,可以一路上有講有笑,練習完結後又相約一起吃飯「吹水(1)」,與一般遠足活動比較,分別其實不太大。比較認真的跑友,會對自己有要求,不一定會特別與別人比試速度,但肯定會有自己的目標完成時間。以自己為對手的比賽,一定程度上,也是一個人的戰場。

自己並非專業長跑運動員,參加馬拉松,只為鞭策自己保持定期的有氧運動,但慚愧得很,若以平時訓練的密度和認真程度來說,自己甚至連業餘愛好者也算不上。因為工作時間的關係,工餘又有其他義務性質的工作要兼顧,要遷就與其他跑友一起練習的時段,頗為困難,故往往只能在下班後的深夜時份抽空練習,一個人在幾乎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和公園裡跑。正因為是一個人的練習,往往很容易會為自己找到不同的藉口而放棄。所以對於我來說,長跑的訓練,還包括了與自己惰性的思想鬥爭,更加名副其實地是一個人的戰場。

剛過去的星期天,又是一年一度的渣打香港馬拉松舉行的日子。自己的準備工夫,是歷年來最差勁的一年,連最後一個月的衝刺式練習,也因為歷史性(2)的持續寒冷天氣警報而縮減。比賽前的一個星期,連一次30公里的練習也無法完成,加上天氣預測比賽當日會寒冷兼有雨,所以對這次是否能在大會限定時間內(5小時30分)完成42公里,事前的信心並不大,只希望能盡力而為,在大會終止比賽之前,能跑多遠就多遠。

比賽當日,天氣出奇地好轉,氣溫回昇之餘,還風和日麗,對一般跑手來說,可能是稍為暖了一點,但對於怕冷不怕熱的我來說,絕對是十分適合比賽的日子。可惜自已操練不足,無疑是浪費了一個大好的賽事。全程馬拉松賽事在早上8時開始,起步之後,盡量控制自己不要跑得太快,以免過早耗盡了體力。到了10公里點時,時間是56分27秒,是稍快了一點,所以刻意地放慢。到了半程點(21公里)時,時間是2小時04分40秒,體力開始下降了。因為過去幾個月,最長的訓練距離,也只是21公里,所以早已預計得到,在超過這個距離之後,隨時會出現抽筋。果然在23公里左右,小腿便開始抽筋了,需要減速至差不多是步行的步伐,到徵狀稍為舒緩時,再重新開始慢跑一小段,如是者跑跑行行地交替地著前進。

捱到了30公里點時,時間是3小時19分47秒,一雙小腿已經痛得不能再跑了,看看剩下的時間,就算是步行,也應該趕得及到達終點,於是便繼續快步前進。在這段期間內,自己認識的跑友一個個地在身邊跑過,雖然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任何人比拚,而大家看見我的惰況,都給了我鼓勵的說話,但看見平時跑得比較慢的跑友,都超越自己而去,總有一點點被捨棄的感覺。

大會醫療隊沿途提供的松節油,似乎完全沒有效力,30公里之後,連步行得稍為快一點,小腿也會痛,而接載放棄了比賽的跑手的穿梭巴士,卻不停地在身邊經過,是很大的誘惑。放棄還是堅持?老實說,沒有想過,如此的風和日麗,就當是在遠足吧。但假如當時是寒風冷雨的話,也老實說,選擇放棄的機會也很大。

賽道轉入了灣仔洛克道,終點在望了。今年的終點,從以往的會議展覽中心金紫荊廣場,遷到了維多利亞公園,臨衝線前的1公里,跑道要穿越灣仔和銅鑼灣區最繁盛的購物地段和假日行人專用區。這個新安排,受到廣大參賽者的讚賞,因為兩旁夾道的人群,令比賽氣氛更熱烈,喝采、歡呼、加油之聲此起彼落,對跑手有著很大的激勵作用,很多疲累得垂頭喪氣的跑手,或因為受到鼓舞,或因為不想丟臉,很自然地重新抖擻精神,作出最後的衝刺。雙腳痛得要命的我也不例外,竟然可以發力跑了起來,除了是被現場的熱烈氣氛所感染,我的理由還有一個:計時器顯示,比賽時間已差不多接近5小時了。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以少於5小時的時間衝過終點。

衡過終點的一刻,心情如釋重負。雖然小腿肌肉很痛,而自己也僅以18秒之差,未能以少於5小時完成賽事,並創了自己的馬拉松PW(最差的個人紀錄),不過總算能堅持到終點。若把馬拉松比作一場戰爭,實力方面,因為準備不足,我是完全地戰敗了,也是意料中事;唯一可以有幹旋餘地的,是能否堅持下去完成比賽,而這又往往繫於自己的一念之差。這場一個人的戰爭,在天時地利之中,僥倖地,不至於徹底的一敗塗地。

-------------------------
(1) 吹水,港式粵語,東拉西扯地閒談。
(2) 因為受全球性的拉尼娜現象影響,持續的寒流讓香港破紀錄地發出了長達24天的寒冷天氣警報。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Look here

Anonymous said...

Sorry. Look please here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ecause it linked to malicious content. Learn more.